您现在的位置: 台海网 >> 新闻中心 >> 厦门 >> 各区报道  >> 正文

清末至解放前曾有18个国家在厦门鼓浪屿设领馆

www.szqdly.com 来源: 台海网 崔晓旭 用手持设备访问
二维码

  台海网7月31日讯(海峡导报记者 崔晓旭 常海军)鼓浪屿“万国领事馆”,“万国”有夸张的意味,但百年来曾“上岛”的外国领事馆,除了我们熟知的那几个,其实还有更多,比如——曾经的夏威夷共和国。

  厦门文史专家彭一万查阅史料得知,从清道光开始到解放前,弹丸之大的鼓浪屿岛,前前后后竟有18个各国驻厦门领事馆驻于此。除了大家熟悉的英国、美国、日本等领事馆外,奥地利(奥匈帝国)、比利时、夏威夷、墨西哥、菲律宾等国也曾在鼓浪屿设立领事馆或代办处。

  虽然时至今日,不少领馆已难寻踪迹,但仍有很多老外,跨洋而来,一步一步,踏遍小岛,找寻栋栋古藤树影下的领馆旧影。 

▲田尾路尚存着一些老别墅,是否曾是外国领馆已无从查证

鼓浪屿曾经的“万国领事馆”

  鹿礁路16号,原英国领事馆,绿树掩映。170多年间,历经沧桑——战争爆发,被日军封闭过;发生火灾,被烧毁过;做过快餐店,也当过办公楼。

  黄家花园的绿茵草坪旁,一栋120多岁的小白楼,是原荷兰领事馆旧址,也是岛上8处原领事馆或官邸中,最先对公众开放的一处。

  协和礼拜堂身后是日本领事馆,1898年建成,中国设计师设计,却是典型的英国风格建筑。抗日战争期间,日军在这里关押、杀害了很多抗日志士。“小小的鼓浪屿,从清代起的百年间,曾有18个国家在此设立领事馆或领馆代办处。”彭老说,目前仍有8处原领事馆或馆邸保留有建筑遗存,并可供利用。

  英国领事馆是近代鼓浪屿上最早的外国领事馆,已广为人知。那么最后一个领事馆是哪个国家的呢?是菲律宾领事馆。1946年,菲律宾领事馆开馆,馆址在鼓浪屿三和路(后称三明路)原美国驻厦门领事馆,1949年10月闭馆。1995年,菲律宾重新在厦门设立总领事馆。

  鼓浪屿上的领事馆或领馆代办处,彭老找遍海内外的史料,有些被详细记载在案,也有些却只有寥寥数笔,甚至有的领事馆只是过眼云烟,短暂存在过。还有一些领馆留下了谜团,有各种版本的传说,让后人们不断揣摩和猜测。

欧洲三国领事馆留下谜团?

田尾路上,法国领事馆还在吗?

  法国领事馆在哪?有一种被更多专家所提及的说法:那就是田尾路。

  彭老说,1860年(清咸丰十年),法国在鼓浪屿田尾路46号设立驻厦门领事馆,首任署理领事绒信,第二任副领事为英国人华质美,第三任为非拉日东。

  不过,也有专家说,法国领事馆建于1886年,在田尾东路右边临海处。

  细节上有所出入,但专家们比较一致的观点是,20世纪20年代初,法国领事馆迁移到了黄仲训位于田尾路的3幢别墅里,2幢作为办公之用,另1幢作为住所。从1860年至1946年,86年间法国派出23人次(包括委任代理)作为驻厦门领事、代理领事、署理领事、副领事。

  后来,领事馆被日军封闭,抗战胜利后复办。解放后空置,日渐破毁而拆除。如今,也已经没了踪影。

上一页 1 2下一页
相关新闻
400多件侨批珍品“登陆”鼓浪屿

台海网7月28日讯 (海峡导报记者 黄丽彬 文/图)在金融和邮政还不完善的年代,华侨如何汇钱回乡赡养家小?在各种困难时期,华侨是如何打破封锁,把钱款汇回祖地,支援家乡的经济和建设的?7月26日起,“家国情怀 记忆遗产——侨批与金融历史文化展”在“世界文化遗产”厦门鼓浪屿历...

400多件侨批珍品“登陆”鼓浪屿

台海网7月28日讯 (海峡导报记者 黄丽彬 文/图)在金融和邮政还不完善的年代,华侨如何汇钱回乡赡养家小?在各种困难时期,华侨是如何打破封锁,把钱款汇回祖地,支援家乡的经济和建设的?7月26日起,“家国情怀 记忆遗产——侨批与金融历史文化展”在“世界文化遗产”厦门鼓浪屿历...

“世界记忆遗产”侨批精品在厦门鼓浪屿展出

台海网7月27日讯 据厦门日报报道 一件小小侨批,记载了侨胞在海外奋斗打拼的故事,诉说了异乡游子的思想情感。昨日,以“家国情怀、记忆遗产”为主题的侨批与金融历史文化展在鼓浪屿上的厦门货币文化馆开幕,现场展出近400件侨批、番银等实物精品。   侨批,即海外华侨华人通过民间渠道及后期的金融、邮政机构寄给家乡眷属附有汇款的书信以及国内寄往海外的回批的。。。

感受家国情怀 侨批与金融历史文化展将在厦门鼓浪屿开幕

侨批将在现场展出。(图/鼓浪屿管委会提供)   台海网7月26日讯 据厦门日报报道 鼓浪屿是绽放艺术之光的舞台,也是定格历史、凝望过去的一方天地。“家国情怀·记忆遗产——侨批与金融历史文化展”将于今天在厦门货币文化馆开幕。   据悉,“侨批”是海外华侨华人通过民间渠道。。。

鼓浪屿的女儿、“万婴之母”林巧稚:医生给病人开的第一张处方,应是关爱

对病人一视同仁   林巧稚回国后不久,日本占领了协和医院,她被迫走出协和,自己开办了诊所,继续为百姓看病。无论是在协和这样的大医院,还是在四合院的诊所,她看病从来不分贫富、贵贱,上至达官显贵,下至农村妇女,她都一视同仁。她说,“在我心里,大家都是一样的。”   。。。

北京赛车pk10APP 幸运快三 计划 北京赛车pk10官方app下载 北京赛车pk10官方app下载 北京赛车pk10APP平台 北京赛车pk10APP 极速快3 北京赛车pk10APP 北京赛车pk10官方app下载 极速快三